U23最后一年,被看衰的国奥要“为自己而战”

记者陈永报道 9月19日,中国足协官方宣布,郝伟出任国奥执行教练,原主帅希丁克,则结束了他的使命,荷兰老帅是在2018年9月10日出任国奥主教练的,但他1年零9天的执教时间中,并未给这支球队带来积极的变化,最终在距离U23亚洲杯暨奥预赛不到4个月的时候,足协选择了换帅。

希丁克接手国奥后,2018年10月,他率队前往荷兰拉练。11月,国奥迎来了第一项比较重要的赛事:万州四国赛,战绩还是不错的,1比0击败泰国中规中矩,1比1战平冰岛和墨西哥也让人满意。

今年3月,国奥出战奥预赛预选赛,结果,5比0击败老挝,8比0击败菲律宾,最后一轮2比2战平东道主马来西亚,以净胜球的优势获得了小组头名,晋级2020年的正赛。

6月,希丁克率队参加土伦杯。这是一项传统赛事,国奥小组赛1比4不敌爱尔兰、4比1击败巴林、0比1输给墨西哥,排位赛1比2不敌智利,最终第8名。这个成绩当然不能让人满意,但客观来讲,以国奥的实力,这个成绩其实是正常的,而在赛前,希丁克就打了预防针,认为国奥是打不了这种比赛的。

此时,足协还没有否定希丁克,但在9月黄石举行的热身赛中,国奥1比1战平朝鲜,0比2不敌越南,其中对越南的这场比赛,国奥表现极为糟糕,最终,足协决定换帅。

在执教国奥的比赛中,希丁克4胜4平4负。

不过,战绩并不是希丁克下课的主要原因,更重要的是球队有失控的迹象,0比2不敌越南,国奥场上场下的精神面貌,让人崩溃,而在执教后一年多的时间中,希丁克更多的时间是在欧洲,只有到了比赛前夕才带队训练和比赛,这种态度,引发了足协的不满。当然,希丁克身体确实有些问题,这是客观事实,但是,因为不关注中超及新人们的表现,希丁克引发了普遍质疑。

技战术层面,希丁克更喜欢身材高大的球员,这也导致国奥在中前场传控方面存在严重问题,同时,出于这个选人思路,段刘愚这名冉冉升起的技术型球员被弃用,也引发了一些非议。

希丁克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,但他和国奥队却不来电,不得不说,他自身的问题和中国足球固有的问题互相碰撞,导致国奥在大赛开赛还不到4个月时,被迫换帅。

9月19日,郝伟以执行主帅的名义正式上位,9月下旬,国奥在香河基地进行了简单的集训和测试,10月9日,国奥出战万州四国赛,表现出色,2比0击败约旦,2比0击败印尼,0比0逼平沙特,以2胜1平的战绩获得四国赛冠军。

简单休整后,国奥随即开启了长达一个月的集训,从10月18日到11月19日,期间国奥进行了泰国拉练,9比1击败曼谷大学,2比1击败泰国。

但是,在随后的重庆大足四国赛上,国奥战绩出现反复,首战澳大利亚,居然1比5惨败,随后1比0击败了立陶宛,而第三场比赛,多名主力提前离队的国奥,0比1不敌朝鲜,1胜2负的战绩,无疑是尴尬的。

再次休整后,国奥从11月28日开启集结备战2020年U23亚洲杯,12月8日,国奥出战珠海四国赛,此次比赛,整体表现还是可以的,首战2比1击败塔吉克,次战虽然0不1不敌叙利亚,但第三场比赛,国奥3比0击败了马里,最终获得亚军。

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,郝伟率领国奥队打了三次四国赛加2场海外比赛,总战绩是7胜1平3负。

相比较而言,郝伟执教的国奥,总体表现还是可以接受的,唯一让人失望的是大足四国赛,当时,国奥队表现确实非常糟糕,而当时恰恰是一个月集训的最后阶段,球员斗志不强,再加上国奥多名主力被抽调,那次比赛的失利,其实暴露了足协和国奥队在集训制定计划上的问题。

在人员方面,国奥主要的变化在中场,技术型球员的段刘愚成为国奥的中场指挥官,他带来的变化还是非常清晰的,也赢得了球迷的认可。

在珠海四国赛最后一场比赛前,郝伟直接表示,“赢了给大家放几天假,输了一天不休,直接去海口集训。”最终国奥3比0击败马里,国奥出场较多的队员,赢得了4天的假期,其他队员则是2天。

其实,回顾国奥的一年,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:“松”和“紧”。

希丁克时代的国奥,实在是太松懈了,绝大部分时间里,希丁克都不在中国,长达一年的执教,不算荷兰集训,公开的比赛只有12场,其中还包括3场U23亚洲杯的预选赛,备战不积极,也成为希丁克下课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而到了郝伟时代,不到3个月的时间,国奥已打了11场比赛,一年12场和不到3个月11场,希丁克时代太松,郝伟时代则太紧了,不过,按照郝伟的意思,如果有时间,他还想多安排比赛。

必须要说的是,足协为了国奥的备战,可谓是殚精竭虑,单单11个对手的邀请,就下了大功夫、苦功夫,这一点必须给予肯定,但反过来,过于紧张和长期的集训,也带来了非常明显的问题——郝伟时代,国奥的三场失利,都和疲劳相关。

重庆大足四国赛的比赛日期是11月15日、17日和19日,此时是国奥一个月集训的后期,很多队员身心俱疲,而不少主力队员两边奔波,这是国奥遭遇两场失利的重要原因。

珠海四国赛的赛程颇让人无奈,联赛12月1日结束,足协杯12月6日结束,12月7日还是中超颁奖典礼,多名国奥队员参加,这种情况下,珠海四国赛的日期定在了8日,参加足协杯和颁奖典礼的国奥球员根本无法参赛,其他国奥球员,同样面临疲劳的问题。

珠海四国赛时,国奥咬牙拿下了塔吉克,但在和叙利亚的比赛中,疲惫的他们最终输球,最后一场比赛,郝伟不得不拿出激将法,才促使国奥3比0击败了马里。

和叙利亚的比赛,国奥占据了绝对优势,整个上半场对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,但在主力队员因为疲劳下场后(陈彬彬第57分钟下场,杨立瑜第74分钟下场,段刘愚第75分钟下场),国奥最终失控,第81分钟被绝杀。

U23亚洲杯,国奥赛程是明年1月9日、12日和15日,其实,国奥完全可以将珠海四国赛延后10天左右,放在2019年12月中旬到下旬这个节点进行,然后留出两周左右的时间,进行最后冲刺。

目前来看,国奥固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,有的是客观实力问题,有的是技战术磨合问题,但真正的问题,是国奥集训时间太长,球员们太累,以至于身心俱疲,而这,是比技战术磨合更要命的东西。

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例子,2005年克劳琛率队参加世青赛,当时国青在德国进行了长期集训,出征前夕,克劳琛宣布全队前往西班牙放假休整,有管理人员准备了足球等装备,克劳琛很纳闷,“准备这些干什么?我们去西班牙就是放假,去放松,然后咱们开开心心地去参加世青赛。”

但克劳琛的想法最终被中国足协否定了,国青带着整齐的足球装备去了西班牙,尽管如此,克劳琛仍旧尽可能地让队员们得到了更多的休息时间,随后,国青出战荷兰世青赛,表现非常出色,三战全胜小组出线,1/8决赛,也只是2比3憾负德国。

相反,长期集训引发的矛盾比比皆是,比如2007年国奥拉练,在对女王公园巡游者预备队的比赛中,发生了打架事件,固然有现场的因素,但和国奥长期集训后情绪失控相关,要知道,该国奥前身就是2005荷兰世青赛表现出色的85国青。

2019年初,国家集训队长期集训,性格温和的沈祥福,和冯伯元发生了冲突,那场比赛,集训队1比6惨败给了罗马尼亚甲级联赛倒数第二的基亚伊纳协和。关于国家集训队,曾有队员告诉记者,感觉要得抑郁症了。好在,这支球队未一直存在。

目前国奥的集训方式,很多队员其实是有抗拒态度的,比如有个别联赛表现出色而被征调考察的队员,到了国奥后根本不好好训练,最终教练组非常无奈,不得不将其放弃,而一些被俱乐部“放弃”(为了在联赛中有减免U23的政策)却“被迫”长期参加国奥集训的队员,抗拒情绪更是严重。

相比较而言,能够回到俱乐部参加联赛的球员,他们在国奥的时间相对较短,加上自身实力出色,基本锁定国奥主力位置,态度也更积极一些,但是,疲劳还是客观存在的。

尽管国奥实力上存在先天不足,备战过程中“过犹不及”,但不能否认,国奥仍在努力。

应该说,如今的国奥,在绝大部分比赛中,都表现出了非常不错的精神面貌,而部分主力队员更非常玩命,比如国奥的头号球星张玉宁,一直带伤出战。作为队长的陈彬彬,也非常努力,此外,被赋予重任的黄聪,更是成为了国奥的跑不死,他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,他以前踢的是前腰,可能是11个球员中除了门将跑得最少的球员,但现在,他一直在跑在拼。

郝伟为首的教练组,也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密集集训,导致工作强度非常大。教练组可以说废寝忘食,动辄开会到凌晨一两点,毕竟,不到4个月的时间,留给郝伟和国奥教练组要解决的问题,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

郝伟在中场增加技战术含量,重用黄聪和段刘愚是亮点。尽管中场的防守问题郝伟一直比较头疼,前场的配合问题也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,但总体上说,国奥的技战术表现,是呈现进步态势的。

其实,即便是一些对集训方式不满的球员,只要他们出场,也很努力,有球员就告诉记者,“牢骚归牢骚,上场了,肯定得好好踢。”

不得不说,因为被看衰(对这个年龄段长期以来看衰,对国奥出线前景看衰),国奥队员,尤其是国奥的主力队员,内心是不服气的,或许他们对于出线也没有太大的信心,但还是想证明自己,至少,“我们不会害怕”。

然后则是危机感,2020年将是他们最后一次享受U23政策的年份,这种危机感,也让球员们更想证明自己。

还有一点就是,他们更有欲望,因为他们需要证明自己,然后争取联赛中的机会,进而争取更好的待遇,这是最本能的欲望。

所以,目前国奥的处境和前景都不容乐观,但他们其实没有完全放弃。

目前,国奥在海口,进入了最后的备战冲刺期,按照此前陈彬彬的说法,将进行技战术秘密演练,包括进攻、防守、定位球等。不过,调整好球员的状态和心态,才是最核心的所在,也是决定国奥的努力和抗争,能否有所收获的根本所在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lokersatria.com